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| 新蜀数字报
当前位置:中国晨报社-权威新媒体机构 > 晨报文学 > 浏览文章
文学·随笔:战友情深
2020年07月22日 责任编辑:总编辑委员会  来源:中国晨报

 

文学·随笔:战友情深

战友情,时空隔不断,岁月不能摧。多少年,战友们离开了部队,离开了军营失去了联系。微信让失散的战友得以重逢,战友们在这个群那个群急急寻找数十年未见的战友,一旦联系上了,几十年未见面的战友情爆发了,井喷了。微信、视频互相一拨一拨又一拨,每天一大早如同春节拜年。

当年十八九岁我们告别家乡,从五湖四海来到山东半岛的军营大家庭。当年,我们南通战友从南通港登上了开往南京的“东方红4号”轮船,第二天在南京火车站转乘“大铁罐”火车,到一站停一站,经过40多小时的行程到达了山东烟台,再换乘“解放牌”大卡车,进入了胶东大地的部队所在地,开始了站岗、训练。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,回想起当年的部队生活,想家时任泪水可劲流,集合号一响,我们就是钢铁战士。训练中流血流汗、军营中彼此鼓励成长。肩上有着共同的责任,保卫祖国,能打胜仗是我们的共同的担当。多年的部队生活,养成了战友加兄弟,互相倾诉,彼此的信赖。战友司晓军是我朝夕相处,同甘共苦的战友之一,当年在青岛龙泉“南水北调”供水工程工地,大冬天的早晨他用牙缸扎冰取水刷牙,两手冻得发抖,两眼泪水涟涟,我看在眼里,痛在心间,这些点点滴滴汇成了感情长河,在生命里奔流不息。

战友,是一群以生命相交的人,离别后也许终生难见。首先感动我的是山东高密战友李丹跃,他通过三十多年的苦寻,终于找到了当年和他一起上战场的副班长,南通籍革命烈士何效华的母亲及家人。当年俩人在中越战场上的一次突围中,“班长,我如回不去了,我的父母就交给你了”副班长何效华和他讲了简短的一句话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说完后两人很快就分开了。数天后大部队回到了广西境内,李丹跃很快打听到了何效华在突围中身负重伤,牺牲在越南境内。不久李丹跃退伍回到高密老家,时隔三十多年他没有放弃寻找到何效华父母的希望,直至2017年得知何效华的母亲及家人情况,清明节他专程来到何效华墓前,“效华,我来看你啦,咱俩的约定永不失信”。多少年来,清明时节他和南通战友都自发地前去何效华墓前祭祀。

四海之内皆兄弟,很多人都知道战友感情深,情深似海。战友董世臣,他是我们一营副教导员,山东牟平人。转业到机电公司当经理。他能把自己二百多平方的房子,拿出来建立了“战友之家”,常年组织战友开展活动。他一年两次出省探访战友,特别重视看望农村贫穷的战友,遇到特别困难的就掏钱救济。前年他来南通看望战友,腿脚不方便,执意打的撑着拐棒去看望他连队的排长戴海林,让南通战友感动无比。宋成伦战友,从师机关转业到潍坊市一个局机关工作,他的微信名叫“忠诚一兵”,真是名副其实。前年秋天,他给烟台战友送果蔬,装了满满的一车,因超重怕查,趁夜间偷偷进入烟台,再急急往芝罘区、牟平区挨家给战友去送。一晚上没睡觉,他一身疲劳,一脸憔悴,果蔬把他的衣服弄脏了,头上还有菜叶子,看了好心疼他,又好感动。战友请他吃了个早餐,他当日又返回了潍坊。他这一趟,我认为是壮举,他是怎么弄了一车果蔬?这要多少艰辛?要花多少钱?他不求每个战友回报他什么,这就是一种战友情的释放,无私而高尚。南京战友张家龙,比我晚入伍几年,咱俩是一个连的,在部队时没当上什么官,现在到好大家都叫他龙将军,可能是他有大将风度,跟战友们在一起大钱小钱他都来。更让我感动的是,一位战友去世了,战友的弟弟有智障残疾,他就把战友的弟弟抚养至今。

战友感情至深,难以言表。“七十七师二二九团转业的十几个南通籍战友,他们很仁义,很活跃。几年来,先后走访了苏鲁豫皖浙五省有战友的地市。他们几次长途跋涉到山东文登去看部队老营房。部队撤了,礼堂空了,操场荒了,宿舍破了,他们把着自己曾经住过的破门框掉泪”这是原七十七师于天松副政委对南通战友的赞誉。

战友情在军队中起着重要作用,在新时代经济社会发展中仍然起着重要的作用。今年初,一场突如其来的“新冠病毒”疫情不断蔓延,老战友禇建明,是老山前线的退役军人,当年他写过请战书奔赴中越战场,今天他写请战书参加到社区新冠病毒防疫“自愿者服务队”。他年过60不畏艰险,面对疫情冲锋在前,他坚守社区卡口一个多月,在老百姓心中筑起了一道退伍军人“最美防疫线”,战友们纷纷给他点赞。

每年“八一”是我们庆祝的日子,我们举行各种小型聚会,回忆军旅生涯,叙述幸福生活。战友花费的钱全部平摊,都甘心情愿。平时小聚,席间战友趁上洗手间的空,去前台把账结了,体现了战友情的无私而高尚。战友在一起为什么激动不已,因为我们想起了当年的苦辣酸甜。战友一见面为什么就泪水涟涟,因为我们一起渡过了青春岁月。一个团,一个连,一个班,我们只要提起那一年,我们就回到生命的最美时光。我们一诺千金,一生一世我们做战友!做兄弟!

作者系长航公安局南通分局民警许明泉


中国晨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1.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晨报(网)”“来源:报眼号外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与报眼(重庆)传媒有限公司共有。如转载,须注明“来源:中国晨报(网)”“来源:报眼号外”。
2. 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/非中国晨报(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.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晨报(网)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,应及时向中国晨报(网)书面反馈,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,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,会采取相应措施。
4. 中国晨报网对于任何包含、经由链接、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、信息或广告,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。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。
5.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,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,中国晨报(网)不负责任。
6.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。
7. 联系邮箱:zgcbbyjt@126.com 电话:13740162075
相关推荐

关注中国晨报微信公众号